您的位置:首页  >  始祖蚩尤  >  民风民俗

对歌联姻

 

对歌联姻

 

1对歌联姻.jpg

对歌联姻曾经是绥宁苗族地区未婚青年男女的一种主要求婚习俗。

古代绥宁苗族很少受到汉族传统伦理道德的影响,依旧天然纯情,自由自在,他们的婚姻习俗“跳月”依然保存着一种人类的天真纯朴。其求婚的主要方式是通过正月十五左右和八月十五左右的月圆之时的跳月,也就是未婚青年男女聚集在一起,唱歌跳舞,从相识到相爱,最后定下婚姻。跳月婚俗将在后文中有详细介绍,此文从略。

在明清“改土归流”前,跳月求偶的方式为苗族青年的主要未婚方式。“改土归流”后,官府实施和汉族地区相同的政治制度和风习惯,废除少数民族地区的土著政权和风俗习惯,加强了中央对少数民族的统治,有利于少数民族地区社会经济的发展,对中国多民族国家的统一和经济文化的发展有丰积极意义。但在此过程中曾对绥宁的苗瑶地区进行血腥的军事镇压,给绥宁苗瑶人民来了来灾难,对绥宁的苗瑶文化带来毁灭性的破坏。据《绥宁县志》记载,清乾隆五年(1740),粟贤宇领导的苗瑶起义失败后,清朝政府开始在绥宁实行“改土归流”,苗瑶的土地山林被强行划出,各种集会被禁止,销毁苗文字、禁说苗话、禁穿苗服、禁过苗族节日,禁止苗汉通婚,革除苗瑶婚姻陋俗等等。这里所谓的革除苗瑶婚姻陋俗,就是革除苗瑶的自由恋爱,接受封建礼教的约束。在此情况下,跳月被作为苗瑶婚姻陋俗在革除之列,跳月只能在一些偏远苗瑶山寨偷偷摸摸地进行。而跳月中的山歌被保存下来,因为山歌到处都有,包括汉族地区也大量地存在,但绥宁苗瑶地区的歌场则在禁止之列,如原苗桑坪苗族乡黄桑村潘界头组的唱歌坪,能容纳上万名听众,是古代苗族歌手举行山歌会的神圣之地,吸引着湖南绥宁、通道、靖州、城步、及广西义宁、贵州的黎平、锦屏等地歌手到这里来一展歌喉,是当时绥宁县规模最大的唱歌场所。

其实当时官府也将绥宁的苗瑶山歌入禁止之列,只是屡禁不止,也无法禁止,现在绥宁苗族山歌中依然流传一首这样的山歌:“新官上任禁山歌,笑死山中老太婆。若要山歌禁得住,狗头生花马生角。”山歌中透露出了苗族人对禁唱山歌的反抗是多么强烈,表示要把山歌继续唱下去的口气是多么地决绝。

既然山歌禁止不了,苗族未婚青年男女就找到了一种新的恋爱方式——对歌联姻。如果说历史上的跳月求偶习俗是未婚青年男女面对面的开放式交流谈情说爱,那么对歌联姻则是因不同的场合用不同的对歌方式来谈情说爱,与跳月相比显得有一些羞羞答答。

2对歌联姻.jpg

对歌联姻主要分为三个阶段。一是通过对歌达到相互了解相互爱慕之目的。这个阶段也就是初识阶段,未婚的青年男女通过各种歌场歌堂,初次相识。这样的歌场与歌堂在绥宁苗族地区因地方风俗有差异而有所区别,如河口、麻塘、竹舟江、鹅公、寨市等地的赶歌场、歌会、洞上歌堂等,如关峡、长铺、党坪等地的巫傩山歌堂、闹新房山歌堂、三月三歌会、及平时的桥、廊、亭所约定设立的歌场等。二是通过对歌相互了解,情感日增,达到水乳交融的地步后,便山盟海誓。未婚的青年男女通过各种歌场歌堂通过山歌初次相识后,如果双方相中了,便约定到下次的歌场、歌会、歌堂互对山歌,以加深进一步的了解,随着了解的增加,双方的感情也增加,于是就避开歌场、歌会、歌堂等公众场所,私下相约到约定的溪河连、树林里对歌。此时,双方从谈情说爱转向谈婚论嫁。三“明媒正娶”。青年男女双方虽然日久生情,水到渠成,但要想有情人终成眷属,还得过双方父亲母亲这一关,双关父母同意后,由男方托媒求婚,这就是“返土归流”后,苗族地区受封建礼教的影响,虽然是对歌联姻,属于自恋爱,但最后不得不走“明媒正娶”的程序。当然,由于封建制度在苗族地区的长期统治,致使一些苗族家庭开始崇尚汉族婚俗,讲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在一些苗族地区所谓“明媒正娶”占据主要地位。由于苗族自己的婚俗与汉族婚姻的“明媒正娶”在封建社会里长期存在惨烈的搏弈,因此,在历史上不知有多少对苗族青年因在对歌中产生感情而难成眷属,发生过数不胜数的人间悲剧。

以下为对歌联姻中山歌的一种格式化的举例。现实生活中的山歌对歌却没有这么简单,求爱山歌多半是随编随唱,也就是通常所说的见子打子,灵活应对,歌词内容视对方追求深度而不断变化。开始一般以相互询问对方家乡风土人情或者村寨情况入手,进而询问对方姓名年龄和家庭情况,再以试探性的口吻询问对方是否已有情人,如果对方没有情人就进行挑逗口吻试探对方能否结情。经过一定时间了解,双方如此由浅入深,在一定的时日内即可见分晓。其对唱的歌词要丰富而精彩得多。

3对歌联姻.jpg

鸡公出笼爱白米,

猴子上树摘桃吃。

郎爱结情陪伴妹,

篾穿豆腐不敢提。

太阳当项正当午,

二月桃花正当红。

十七八岁正当时,

再不探花误了春。

看见太阳落了坡,

看见我妹动了脚。

看见锦鸡要飞走,

再不开腔(枪)要打脱。

石榴开花慢慢红,

冰糖落水慢慢融。

只要哥冇嫌妹丑,

妹妹冇嫌我哥穷。

我姝生得乖又乖,

眉毛弯弯画出来。

哥哥爱妹冇怕苦,

妹妺爱哥冇怕穷。

哥妹相爱心相同,

淡莫淡来浓莫浓。

大河涨水容易退,

细水长流过得冬。

哥妹情谊重于山,

情深似海永不干。

鸟云当伞遮得远,

月亮做灯照得宽。

十八哥哥有真心,

你有真心妹结情。

结情情似东洋海,

东洋海水万丈深。

大海中间哥栽梅,

有情冇怕水来推。

石板上面放灯盏,

根深冇怕大风吹。

明堂打鼓明堂敲,

人人讲妹哥的姣。

老虎坐在石板上,

谁人敢动一根毛?

剪刀落地十字架,

贪生怕死才偷恋。

只有竹子破成块,

哪有拿妹破四边?

天不怕来地不怕,

生是鲤鱼死是虾。

双刀架在脖子上,

五马分尸任由他。

生要恋来死要恋,

冇怕大海与刀山。

冇怕阎王磨刀等,

砍头落地也要恋。

 

注:本文山歌摘自《竹舟江苗族乡志》,本文图片来源于网络,一并感谢山歌整理者与图片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