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始祖蚩尤  >  民族研究

高坡苗族传统木工工艺传承价值及文化研究

 

高坡苗族传统木工工艺传承价值及文化研究


根据《中国传统工艺振兴计划》的界定:“传统工艺是指具有历史传承和民族或地域特色、与日常生活联系紧密、主要使用手工劳动制作工艺及相关产品,是创造性的手工劳动和因材施艺的个性化制作,具有工业化生产不能替代的特性。”贵州传统工艺类别繁多,涵盖行业纷繁,少数民族蜡染和刺绣等就是享誉国内外的优秀传统工艺。

  苗族银饰、织锦、服饰等是精美绝伦的传统工艺品,其工艺传承及其文化,早有专家深入累牍研究,并也产生了一定的研究成果。高坡背牌苗族的服饰、刺绣以及背牌,也有诸多学者涉足研究。本文主要从高坡苗族的传统木工工艺入手,并且主要着手于云顶片区的传统木匠调查,分析其存在的文化价值和传承意义。

  高坡苗族的神木崇拜与木匠渊源

  木匠是时下具有资格等级的传统工匠。随着城镇化建设的深入,人们对美好生活的要求越来越高,对居住环境的追求随之提高。这就给木匠创建了良好的就业前景,同时也对传统木工工艺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自人类折木筑巢安居开始,就没有停止过对居所的改进。从鲁班被芭茅草划伤发明锯子后,木匠行业也就开始了历史的征程。我国的传统工艺都信奉“百工五法”法则,木匠更是如此。《墨子》一书对矩、规、绳、悬、水这五法阐述说“百工以方为矩,以圆为规,直为绳,正为悬,衡为水。无巧工,不巧工,皆以此五者为法。”古代工匠恪守行业原则,严格遵从工艺法规,以至于成就宏伟华丽的建筑和璀璨精湛的工艺。这样的传统工艺技巧曾是高坡苗族居民生活中息息相关的民俗事象,形成了的木匠文化铸就高坡苗族浓郁的民俗文化和精益的工匠精神。

  对树木的崇拜是苗族自然崇拜中的重要组成部分。黔东南苗族关于崇拜枫树,源于枫树生蝴蝶妈妈而繁衍了人类的传说。苗族对大树认干亲,祈求大树保佑子嗣参天立地、幸福康安。岜沙苗族来也一棵树,去也一棵树。广西资源县五排苗族认为小叶松柏具有“牵龙气”的作用,于是在祖先的坟茔附近栽种小叶松柏。高坡苗族对树木也有着同样的情结。如大门前不能栽种桃李;房屋附近不可以栽种松柏;门前树木不能高过房梁等等。

  在高坡苗族传统文化中,取用木材是非常讲究的。护寨树不能用,路边树不能砍,年代久远的古树不能伐,这些禁忌对保护生态环境起到了积极作用。比如房屋大梁的选取程序就十分庄重严肃,从砍伐人员到选梁、砍梁、迎梁、钉梁、架梁、上梁等等都有严格的仪式禁忌。建造大门、打制衣橱、做桌椅桶盆等凡事用到树木的,都对木材选取及使用有着严格的讲究。

  高坡苗族早期的木匠具有祭祀鲁班,传承保守、讲究吉日、小心侍弄“法器”(斧头、锯子、墨斗)等特点。与地谋食的社会生活,掌握一门技艺是令人艳羡的,正所谓“家有良田万顷,不如薄技在身。”早期生产水平不高,生产资料匮乏的社会,掌握木匠这样一门传统工艺,极大地改善了生活质量,也提高了社会地位,受到民众的敬仰。

  随着改革开放深入农村,尤其是市场经济打开后,木工工艺的功能有了一定的变化。传统木制品能逐渐换取生活资料,木匠传承技艺不再保守单一,其社会地位也开始动摇。木工的职责不仅仅局限于建造房屋、打造棺木、雕割桌柜了。原来森严的仪式开始简化,繁琐的禁忌逐渐打破。人们开始竞相学习木工技能,木匠与木工角色产生互换,开始成批打制木产品,生活资料来源不再只依赖土地。

  随着木瓦结构的房屋逐渐被砖混结构所取代,外出打工的风潮也渐渐开涨,高坡苗族也把木工器具装入竹筐,生活收入由木制品加工转变成外出务工获得。

  高坡苗族木工工艺的民族文化内涵

  中国传统工艺离不开民族文化的影响,传统工艺不仅展示时代手艺人的精湛技艺,还展现着民族风韵。山顶洞人学会利用骨针后,就极力在使用过程中讲究骨针的美观。苗族芦笙最初侧重吹奏的功能,随着时代演变加上地域的区别,芦笙有了外观的多样性和制作的繁琐程序。也就是说“即使最贫穷的部落也会生产出自己的工艺品,从中得到美的享受。

  高坡苗族木工工艺和社群生活息息相关。劳作时相互品评犁耙的曲线刨艺;串门时鉴赏升斗的榫卯相接;做客时感慨四方桌的棱廓雕工。年代的更替,高坡苗族对木艺制品的关注也随之转移。早前的木工艺术关注屋檐的雕花,木窗的纹路;后来关注桌柜的线条,门头的榫卯;再后来追求甑子的光滑,木桶的光漏。斧头是高坡苗族最主要的生产工具,男子是否成年要以驾驭斧头的能力来衡量。人们出门必背着一把斧头,生产生活与斧头形影不离。

  “不以规矩,不能成方圆”的木匠文化,体现了高坡苗族木工工艺在社会生活遵从一定的习惯法则,使社群关系和谐良性发展。

  高坡苗族木工工艺的传承价值

  传承传统工艺的民族文化。高坡苗族木工文化隐含着了崇尚习惯法的法则,体现了对大自然的崇拜,同时还延续了高坡苗族的精神智慧。在传承木工技艺时,“他们一般不善于表达和描述制作工艺流程,徒弟们一般都是边看边学,有样学样,久练而自通。”年轻一辈会就自己制作的木制品进行攀比炫耀,这样促使木工艺术日臻上乘。

  要做大型的木工活,比如建造木房,雕砍棺木,修缮财门等,要择选良辰吉日才开斧。开斧时要宰鸡敬师祖鲁班,焚香敬神灵,祝祷开斧大吉,平安盖棺,顺利完成。高坡苗族群众认为不做一系列如上的讲究,建造期间会存在斧器伤人,建造后则可能形成邪晦殃及木匠师父或者主人。这贯彻了高坡苗族尊师拜祖的传统美德,传达了注重生产的安全理念,隐射出木匠师父崇尚技艺的工匠精神。

  打造工艺产品的旅游文化。贵阳市打造全域旅游,国际山地旅游落户高坡苗乡。高坡苗族风情多彩,苗族文化浓郁,生态环境完好,田园风光绚丽。随着花溪区推进“溪南十景”建设,高坡苗乡占据了“溪南十景”的制高点。文化旅游无疑是高坡创建特色的出路,让旅游者感受大自然的馈赠的同时,体验苗乡浓郁多彩的文化气息。

  高坡苗族具备优越的原生态旅游资源,同时也要注重开发旅游产品。因为只有具备文化情感和民族灵魂的旅游产品,才能打动旅游者,才能刺激旅游消费,才能带动旅游经济。目前,高坡苗族旅游产品开发尚处于起步阶段,传统木工制品是开发旅游产品的优势资源。高坡苗族木制品如凳子、小桌子、洗脚盆、收纳箱、小升斗等等,无论是家居使用还是摆设装饰都独具特色。

  对传统木制品进行创新设计,打造创新木制品工艺作为旅游产品,是高坡苗乡旅游资源开发的亮点。用木材制作玩具模型的小犁耙,雕琢汽车模型,挖凿木质小鼓……再张贴苗族元素图案。这种“现代创新是对传统的突破,也是对传统的打造。”创新打造的木制工艺品,一定成就丰富的旅游资源,同时传承了传统木工技艺。

  塑造传统工艺的工匠精神。习总书记在2016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工匠精神”,十九大报告又再一次提出要弘扬工匠精神。传统匠人对工艺的精益求精、严谨认真、专注敬业、推陈出新和文化感染就是工匠精神。传承高坡苗族传统木工工艺,就是塑造高坡苗族工匠精神。传承木工工艺,让木匠们的传统工艺有舞台、有价值,匠人们生活就有尊严、有体面。传承木工工艺,让民族精神承载工匠精神,工匠精神凝聚民族精神,对传承高坡苗族文化,满足高坡苗族对没好生活日益提高的需求有着重要意义。

  工艺传承分两个层面:一层是具有普遍价值的、相对稳定的、最具民族精神的、恒常不变的工艺精髓;另一层是与时俱进,围绕民族特色寻求的传承创新。在创新中保存工艺的精髓不变,在传统工艺中打破时代创新,才会达到新时期工艺传承的目的。

 

  高坡苗族传统木工工艺在生产传承中信奉规矩法则,派生的习惯法有利于社群生活的社会治理。祭拜鲁班,尊敬工匠的习俗继承我国尊师拜祖的传统美德。用木的崇拜体现了对大自然的敬畏,对生态环境起到了保护的作用。这些无不凸显着民族精神的精髓,承载着民族文化的传承。随着人们对旅游产品需求的多样化、个性化和民族化,高坡苗族在文化创新中以传统木工制品创新打造旅游产品,传承民族文化,塑造工匠精神,是时代的召唤和弘扬工匠精神的体现。